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你正在洗手间用过干手机吗?本来它可脏了

干手机

  ]研究者发现,喷气式干手机向空气中传播的细菌数量是烘干式干手机的60倍,和使用纸巾相比更是高出1300倍。

你正在洗手间用过干手机吗?本来它可脏了

  在过去这一周时间里,喷气式干手机是否卫生的话题引发的外界的热议,而戴森的Airblade成为了众矢之的。有的报道把使用Airblade比作是在卫生间引爆一个病毒炸弹,还有的报道称这款干手机所传播的细菌比纸巾高出1300倍。戴森对此肯定不太高兴,但有关不同干手方式卫生程度的讨论已经悄然进行了几十年。想要理清这千头万绪可不容易。

  外界对于喷气式干手机的卫生程度的确存在不少疑问:它们是否会在烘干的过程当中把细菌喷射到空气中?它们能否清除手上的细菌?它们的烘干效果到底好不好?

  根据应用生物学杂志(Journal of Applied Microbiology)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主要调查了第一个问题。测试者会把双手浸入细菌溶液当中,然手甩手3次,再使用不同类型的干手方式擦干/烘干双手。研究者发现,喷气式干手机向空气中传播的细菌数量是烘干式干手机的60倍,和使用纸巾相比更是高出1300倍。

  但戴森指出,这项测试并不完全公平。测试者在测试中是带着手套的,这使得细菌更容易被吹到空气中,且细菌溶液的浓度相当高,每毫米约有1000万个感染微粒。戴森自己的微生物学家Toby Saville认为,这项研究“存在根本性的缺陷”,“就连大学生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他还补充道,测试所使用的清洁方式(甩手)也并不恰当。

  这次测试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是在陷害戴森。Saville还指出,当你考虑到该研究的作者之一Keith Redway之前曾经在欧洲纸巾研讨会(ETS)的资助下进行过多个支持纸巾的研究时,他们的意图就显得更加明显了。

  不过Redway认为自己的测试方式是科学的。他向The Verge表示,他的研究是为了“展示不同干手方式潜在的威胁”。“(测试方式的)污染等级的确很高,”他说,“但对于那些没有正确吸收的人而言的确是可能发生的。”至于测试者会使用手套,是因为他的实验可能会对他们自身产生危险。虽然这可能会影响测试结果,但每一种干手方式都是如此。但很显然,“戴森干手机可传播上千倍的细菌”这种耸人听闻的标题正是因此而起的。

  Redway的态度则显得更加暧昧:“我从来没有直接谴责这些干手机,但我不认为它们应该被使用在门诊或其他易发生交叉感染的敏感区域。”其他一些研究也证明,喷气式干手机所喷射到空气中的微粒的确要比纸巾更多。

  至于资金来源,Redway承认他在过去的确接受过来自ETS的资金,但这一次的研究使用的是独立经费。“我唯一没有合作过的是烘干机那帮人,因为他们不喜欢我们的研究。”他说。

  双方的争论的另一个焦点在于干手环节时细菌在手上的积累。Redway之前的报告显示,使用喷气式干手机后手上的细菌残留要比纸巾更高。但戴森对此也有异议。

  EST在2008年曾委托Redway进行过一项测试,内容是要求20名测试对象使用一次公共卫生间,然后返回实验室测试洗手之前和之后手中的细菌含量。报告指出,使用干手机和纸巾可分别将手掌上的细菌数量降低32.8%和82.2%。可以看出,纸巾似乎再一次拥有明显优势。

  Saville则批评道,这项实验并没有对测试对象在洗手和烘干之间手掌的细菌含量进行采样。“洗手虽然洗掉了表面的细菌,但你的皮肤分为许多层,每一层上又有一层细菌,”Saville说道,“因此你应该分拆皮肤,让细菌来到表面。”他指出,这些发现不过是一篇报告,也有同行评审的研究显示,不同干手方式所残留的细菌量是没有区别的(虽然那份研究并不包含喷气式干手机,只有烘干式)。

  但现在的问题时,这场争论已经被媒体周旋和敌意所占据。虽然Redway表示自己的测试方法研究的只是极端情况,但他的话已经被ETS新闻网站所引用,论据也被精简成了“纸巾很好用和喷气式干手机不卫生”。这到底是谁的错呢?很难说。

  而戴森也不是毫无责任的。尽管Saville表示他想要的是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但为了宣传自家干手机有多卫生,他们也资助了一些研究去证明纸巾有多不卫生。在Redway的研究发表之后,戴森甚至制作了一部名为“纸巾肮脏的小秘密”的视频,当中更是用特效给纸巾表面布满了细菌。戴森认为Redway的研究是在危言耸听,但他们似乎也在做着同样的事。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双方的敌意已经超越了科学,而媒体在这件事上也在推波助澜。实际上,Redway和Saville都同意戴森Airblade一个最基本的层面:它的干手效果非常好,和纸巾一样好。这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但其实非常重要。湿手非常容易沾染细菌,同时给它们提供了一个舒适的存活环境。如果你用湿手触碰卫生间那些脏的表面(比如门把手),那细菌简直可以在你手上开派对了。

  “干手并不是为了清除细菌,那是洗手的作用,”Saville说,“烘干步骤就是为了烘干,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如果你的手是湿的,其表面的湿度便会把细菌转移到你的皮肤上。”

  在这一点上,双方甚至愿意赞扬彼此。“让人意外的是,喷气式干手机的烘干效果和纸巾一样好,”Redway说,“纸巾是一种卫生的干手方式,我们从未远离它。”双方也都同意,暖风干手机是更大的问题,因为它们发出的热量本身就很适宜细菌存活,且由于烘干速度很慢,人们会更容易不耐烦,没有彻底把手烘干就离开。

  但是,所有这些有关干手的讨论都忽略了一个最为关键和重要的问题:洗手才是个人卫生的关键,而许多人都没有彻底洗干净。查看过来自CDC和WHO的洗手指导你会发现,当中基本没有提到过干手方式,因为让人们去洗手已经非常困难了。根据英国最近的一项调查,99%的人都表示自己使用公共卫生间之后都会洗手,但录制仪器显示会洗手的男女分别只有32%和64%。

  使用正确的香皂,遵照洗手的6个步骤,然后以唱两遍生日歌为最低时间。只有在做到这些之后,讨论干手才有意义。

  【美国The Verge作品的中文相关权益归腾讯公司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等。】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09-30 18:22,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你正在洗手间用过干手机吗?本来它可脏了 干手机